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租房故事
大学生租房故事 是体现独立还是寻找爱情
房产之窗网 http://www.ehomeday.com 2009年3月4日10:57 网文
    租房,也许是最能够体现独立精神的一种方式,租房的学生们演绎出的话题绝不仅仅只限于找个地方住下来这样的简单。 

    坐在我们眼前的大学生,用那样一双清澈的眼睛告诉我们那些散放着青春气息的他们自己的故事。有时候他们说着说着就会笑起来,那些充满阳光的日子似乎扑面而来。 

    二女一男的合租日子 小艾 女 22岁 

    租房史:大二开始租房,学校附近两居室。琳琳是我无话不谈的“死党”,从刚进大学开始就住一个宿舍,又是同一专业同班的同学,一直到后来我们一起搬出学校在外面租房子住,反正就是没分开过。 

    小白在我们系是个比较受欢迎的男生,大一开始没多久,他就对琳琳发动“攻势”。偏偏两人就是没擦出火花,时间一长,我们三个人反倒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当得知我和琳琳决定搬出学生宿舍自己在学校外面租房子住的时候,小白表现得颇为兴奋,说一定要来“插”上一脚和我们一起住。于是开始了我们三个被全系奉为经典的2女与1男“同居”生活。 

    三个人住在一起之后,最幸福的要数小白。因为从搬进“新家”之后,此男就再也没有自己动手洗过衣服。每次我和琳琳洗衣服,他就顺手把他的脏外套一起丢进来。不仅如此,他还会定期“清理冰箱”———把他觉得对我们两个小姑娘体型有影响的食物在子夜时分扫荡干净。虽然他又懒又馋,可是不能不说他很多时候都蛮MAN的。一次我半夜胃病发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琳琳看见我的痛苦状急得完全没有了方向,只好叫醒了正在隔壁打呼的小白。小白二话没说,扛起我就往楼下奔。他用他的“老坦克”把我载去了医院。后来我们两个女生有了男朋友,小白更是充当了“娘家人”的角色,琳琳的EXBF(前男友)就因为红杏出墙被小白揍掉了半粒门牙。 

    今年我过生日那天,晚上回家发现房间里点满了22根蜡烛。当琳琳和小白两个人捧着蛋糕唱着生日歌向我走过来的时候,我像个傻子似地抱住了他们俩,哭成了个泪人。那种场景原来以为只会出现在港台片里,没想到自己却成了这温馨一刻的主角。 

    我的泥巴我的事业 

    小阿力 男 21岁 

    租房史:大二开始租房至今,我是学美术专业的,搞艺术的人大多是“夜猫子”,喜欢在深更半夜迸发艺术灵感,我也是这样的一个人。我的作息时间和宿舍里同学日夜颠倒,大家几乎没办法共同生活在同一空间里。所以为了保证其他几个人的睡眠,也为了保证我自己的灵感不被“迫害”,我用每个月一大半的生活费在学校外面租了一套单间。 

  在属于我自己的空间里,我完全释放自我地从事创作。我可以每天睡到没有阳光了再起床;我可以在房间的任何一个地方抽烟,喝不加奶和糖的咖啡;我可以在我想画的时候画,画累了倒头就睡;我可以在过道里搭架子雕塑,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只能算是捏泥巴。这一切的自由让我不亦乐乎得几乎疯掉,哪怕付了房租之后每天只能吃泡面、啃面包,但是我却觉得这样的清贫日子更有艺术家的气质。 
 
  狭小的房间里间或发生过几段有始无终,或者无始无终的爱情,最后姑娘们几乎不约而同地对我说:她们欣赏我的艺术天才,但是只能停留在精神崇拜的高度,她们觉得我爱房间里的泥巴人胜过爱她们……而我的泥巴人也捏得越来越像样,现在这些泥巴人已经可以卖钱养活我了。 

  空下来的时候我就到衡山路的酒吧里推销我的作品。我希望把自己的作品放在那些漂亮的柜子上展示。我喜欢那些有着迷离眼神的人轻轻地用余光扫过我的作品。我渐渐攒了一些钱,渐渐可以买些喜欢的东西装点自己的屋子。我觉得它就像我的作品,我看着它每天丰富起来,就像看到我走过的日子。
关键字:大学生,租房故事,独立,爱情
>>相关新闻
>>摘自“网文”的资讯
·租房故事:20.30.40我婚姻的编外女人
·出租房打“擦边球”经营旅馆 父子俩先后被罚
·我和老公的爱情故事 一部从租房到买房血泪史
·租房看我遭遇的五个类型房东 天使比魔鬼还鬼
·女友孤身一人在外地 遮遮掩掩异性合租让我忧
新闻查询